微信
发展历程

孟凡东 康基柱: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选择与

发布时间:2019-06-20 14:23 点击次数:

  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我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步入了进一步得到发展完善的新阶段。多次阐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们“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1993年11月,“民族区域自治,是我们党正确处理民族问题的一项基本政策和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经过几十年的考验,证明了这项制度是适合我国国情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1997年9月,在党的十五大报告确定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三大政治制度之一,这是我们党的历史上第一次。1998年12月,进一步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以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适合中国国情,鲜明地体现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特点,具有自己的优势和强大生命力。任何时候都决不能动摇、削弱和丢掉这些制度,绝不能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2001年2月,颁布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自治法序言规定,“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解决我国民族问题的基本政策,是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党的十六大以来,以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了“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民族工作主题。在党的十八大上对国家政治制度构成作了新的阐释,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明确界定为我国的三大基本政治制度之一。2005年5月,颁布《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若干规定》。这是自治法颁布以来国务院制定的第一个配套行政法规、实施细则。在第三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重申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们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并提出了“三个不容”的重要论断。2007年10月,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再次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四大政治制度之一,要“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主题,保障少数民族合法权益,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2012年11月,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这表明,我们党对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定位更加科学。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阶段。2014年党中央召开第四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在会上,习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 针对当前民族工作理论和实践中遇到的重大问题作出明确回答,释疑解惑, 以正视听。首先,习重申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保障,强调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并从中华文明的高度阐明了这一制度。其次,习针对社会上对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产生质疑甚至否定的声音,在进一步深化对统一多民族国家国情认识基础上,通过全面回顾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发展历史, 明确指出“取消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这种说法可以休矣”!这充分证明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的重要地位, 也显示了党和国家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不可动摇的决心。最后,习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要做到“两个结合”,即要坚持统一和自治相结合、民族因素和区域因素相结合,进一步丰富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内涵和核心要义。习指出,落实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关键, 是帮助自治地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充分表明了落实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核心任务,彰显了党和国家推动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加快发展的根本立场。习总书记关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重要论述,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为做好新形势下民族工作,不断推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发展完善提供了理论基础和科学指南。

  由此可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历史的必然选择,我们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坚定对民族区域自治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政策自信,既不走固步自封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并不断完善和发展民族区域自治理论、制度和政策。